• 最高检宣布6起依法惩办家庭暴力犯法典范案例
    发布日期:2021-05-19 20:48   来源:未知   阅读:

星岛环球网新闻:据最高检网站消息,近日,最高国民检察院宣布6起依法惩办家庭暴力犯法典范案例。这些案件都产生在家庭成员之间,比方,丈夫长期迫害妻子,导致妻子死亡的;妻子对施暴的丈夫实行损害行动,或者妻子、子女独特对施暴者实施伤害行为,导致施暴者受伤、死亡的等,罪名波及虐待罪、故意伤害罪跟成心杀人罪。

中新网报道,最高检第一检察厅负责人表示,时有发生的家庭暴力犯罪案件,不仅侵害了被害人的人格权,损坏了和睦的家庭关系,更影响了社会安宁祥和。家庭暴力犯罪案件因为发生在家庭成员内部,具有一些特殊性。在选编案例时,主要考虑了以下因素:对事实认定、证据采信、法律适用要准确,不能采取“和稀泥”办案,要查清事实、理清原委;对实施家庭暴力手段残暴或者造成重大后果,对因酗酒、赌博等恶习而长期或者多次实施家庭暴力,施暴者构成犯罪的,要体现从严打击、依法重办;对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的被害人,对施暴者实施伤害、杀害行为的,要依法体现从宽处理精神;检察办案不能局限于就案办案,要取得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后果的同一。

本着上述准则,最高检第一检察厅从各地检察机关报送的90多个案例中筛选出6个,并征求了全国妇联、最高检有关业务部门、局部省级检察院以及专家学者的意见。在这些案例中,检察机关均实行了主导责任,通过介入侦查、自行侦查,开展考察走访,全面懂得情况。在依法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同时,尊重被害人的意愿,当真听取各方意见,将其作为办案参考。通过司法救助、协同各方力气开展救助帮扶等方法,辅助修复被损坏的家庭和社会关系。注重以案释法,通过推动公休庭审,协同妇联等部门共同开展反家暴普法宣扬。

“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五年来,家庭暴力是守法犯罪行为的观念逐渐得到认同,不再被认为是家事、私事。民法典公布实施,强化了公民人格权保护,婚姻家庭编更是明白禁止家庭暴力,制止家庭成员间的虐待和抛弃。这对坚固、发展同等、和气、文化的婚姻家庭关系,保护妇女、儿童、老人正当权益具有主要意义。梳理、选编、发布典型案例,就是为了引导检察机关通过贯彻落实反家暴相关法律,真正把这种精神内涵、基本理念融入办案全过程,更好回应人民群众的法治需要。”最高检第一检察厅负责人说。

案例一

张某某虐待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张某某,男,1979年1月出生。

被害人李某某,女,殁年41岁。

二人2004年底结婚。张某某酗酒后常常因李某某婚前情感问题对其殴打,曾致李某某受伤住院、跳入水塘用意自杀。

2020年2月24日清晨3时左右,张某某酗酒后在家中再次殴打李某某,用手抓住李某某头发,多次打其耳光,用拳头击打其胸部、背部。李某某被打后带着儿子前往其父亲李某华家躲避,将儿子放在父亲家后,在村西侧河道内投河自杀。后村民发现李某某的尸体报警。经鉴定,李某某系溺水致死。

山东省平原县公安局于2020年2月24日立案侦查,3月9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20年3月11日,山东省平原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虐待罪对张某某决定逮捕,4月9日,对其提起公诉。

2020年8月28日,山东省平原县人民法院以虐待罪判处张某某有期徒刑六年。一审宣判后,张某某未上诉。

【检察机关履职情况】

(一)介入侦查,引诱取证。因张某某在村外寓居,村民对李某某是否被殴打不知情,张某某的父母也有袒护思维,被害人尸体无显著外伤,侦查初期证据收集较艰苦。检察机关介入侦查后,提出以殴打连续时间较长、次数较多作为取证方向。侦查机关根据李某某曾被殴打住院的线索,调取李某某就诊的书证,李某某的父亲、母亲、儿子、医生的证言等证据,证明张某某多次殴打李某某的事实。

(二)自行侦查,完善证据。审查起诉阶段,张某某辩护虽殴打过李某某,但李某某系科学寻死,其殴打行为不是李某某自杀原因。检察机关开展自行侦查:一是讯问李某某父亲,证实李某某案发当日口唇决裂、面部青肿;二是询问张某某、询问李某某的儿子,证实李某某自杀前吐露出达观厌世的主意,被殴打后精神恍惚;三是询问张某某父母,因张某某被取保候审后殴打其父母,其父母不再容隐如实作证,证实张某某酗酒后经常殴打李某某。

(三)发展救助,解决当事人未成年子女生活问题。案发后,父亲被羁押,母亲离世,被害人未成年儿子生活无着。检察机关派员屡次探访,为其申请司法救助,并向民政部门申请社会救助,使其基础生活得到保障。同时,依靠省检察院与省妇联维护妇女儿童权利工作配合机制,经多方共同尽力,使其进入职业技巧学校学习劳动技巧。

【典型意思】

(一)介入侦查、自行侦查,提升办案质效。发生在家庭成员间的犯罪,往往存在取证难、定性难等问题。检察机关通过介入侦查、自行侦查,环绕虐待持续时间和次数,虐待手腕,造成的成果以及因果关系等取证,从源头进步办案品质。

(二)正确实用虐待罪“以致被害人重伤、死亡”情节。“两高两部”《对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看法》规定,因虐待致使被害人不堪忍耐而自残、自残,导致重伤或者死亡的,属于刑法第二百六十条第二款划定的虐待“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

(三)延伸检察职能,关爱家暴案件未成年子女。夫妻间发生的虐待案件,一方因虐待致死,一方被定罪服刑,往往造成未成年子女精神创伤、失管失教、生活困难。检察机关办案过程中,注重协同相关部门和社会气力,对未成年人供给心理辅导、家庭教育领导、经济帮扶等,助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案例二

胡某某虐待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胡某某,女,1989年11月出生。

被害人曹某某,女,殁年6岁,系胡某某次女。

曹某某生前主要跟爷爷奶奶生活,后因上学搬来与母亲同住。2019年2月至4月间,胡某某照顾曹某某日常生活、学习中,经常因曹某某“尿裤子”“不听话”“不好好写功课”等以罚跪、“蹲马步”等方式体罚曹某某,并多次使用苍蝇拍把手、衣撑、塑料拖鞋等殴打曹某某。

2019年4月2日早7时许,胡某某又因曹某某尿裤子对其叱骂,并应用塑料拖鞋对其殴打,后胡某某伸手去拉曹某某,曹某某后退躲避,从二楼楼梯口处摔下,经挽救无效当日死亡。经检修,曹某某头部、面部、背臀部、胸腹部及四肢等多处表皮剥脱、伴皮下出血。其中,右大腿中段前侧两处皮肤缺损,到达轻伤二级程度。

河南省淮滨县公安局于2019年4月3日破案侦察,6月17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19年9月6日,淮滨县人民检察院以胡某某涉嫌虐待罪提起公诉。

2020年1月6日,淮滨县人民法院以虐待罪判处胡某某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一审宣判后,胡某某未上诉。

【检察机关履职情况】

(一)提前参与,领导侦查。检察机关第一时光介入侦查提出倡议:一是全面提取案发明场的客观性证据,如拖鞋、苍蝇拍等,以印证胡某某的供述;二是缭绕死者生活、学习轨迹,访问学校、支属等,查明死者案发前生活、学习及平时被虐待的情形;三是通过尸检讲演、伤情鉴定、理化测验呈文等,查明死者伤害起因及死因。经侦查查明胡某某虐待致曹某某周身多处损害、死亡的犯罪事实。

(二)准确适用法律,充分释法说理。被害人的父亲曹某飞及其他近亲属提出,曹某某是被伤害致死,为此多次上访。检察机关就定性、法律适用问题开展听证,邀请曹某某的近亲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律师代表等参加。检察机关对胡某某的行为性质及可能受到的处罚进行了论证说理。通过听证,曹某某的近亲属对检察机关的意见表示懂得、认同。

(三)推动制度落实,造成保护合力。检察机关以本案为契机,结合近五年辖区内发生的侵害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调研剖析,针对相关部门在落实强制报告制渡过程中的单薄环节,向相关部门发出检察建议。在检察机关推动下,由政法委牵头,检察机关系合公安、教育、民政等部门树立预防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联席会议制度,有效筑牢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防护墙”。

【典型意义】

(一)通过引导取证,查清事实准肯定性。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在较长一段时代内持续殴打、体罚子女,情节恶劣的,应该依法以虐待罪定罪处罚。检察机关通过介入侦查,引导侦查机关在案发初期及时固定证据,为案件性质认定筑牢事实、证据基本。

(二)精确辨别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虐待致人死亡、意外事件的界线。根据“两高两部”《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规定,被告人主观上不拥有损害被害人健康或者剥夺被害人性命的故意,而是出于寻求被害人精神和精力上的苦楚,长期或者多次实施虐待行为,逐步造成被害人身材侵害,差错导致被害人重伤或者死亡的,属于虐待“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应以虐待罪定罪处罚。本案被害人的死亡成果固然不是虐待行为自身所导致,但被害人的撤退躲避行为是基于被告人的虐待行为发生的公道反映,死亡结果仍应归责于被告人,属于虐待“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不属于意外事件。

(三)注重施展各方作用,构建联动保护机制。检察机关推进家暴案事件报告轨制落实落细,梗塞治理破绽。增强与相干部门联动,增进完美制度机制,构成司法保护、家庭保护、学校掩护、政府保护、社会保护的有效连接。

案例三

张某某虐待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张某某,男,1981年6月出生。

被害人王某某,女,殁年65岁,系张某某的母亲。

被告人张某某与父母共同栖身。2018年5月7日,其母亲王某某因精神疾病发生离家,被张某某及其家人接回家中。同年5月7日至5月10日间,张某某因王某某不睡觉多次持木棒打王某某,致其腿部、头部受伤。同月10日下战书,王某某在家中死亡。张某某的父亲张某品报案。经鉴定,王某某额部擦挫伤、四肢软组织挫伤,属轻微伤,死因系肺动脉栓塞死亡。另查,张某某亦曾多次殴打其父亲。

贵州省织金县公安局于2018年5月18日立案侦查,6月25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18年9月5日,贵州省织金县人民检察院以张某某涉嫌虐待罪提起公诉。9月14日,织金县人民法院以虐待罪判处张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一审宣判后,张某某未上诉。

【检察机关履职情况】

(一)完善证据、强化审查,准确认定事实。检察机关派员到案发地走访调查,当地群众反映“王某某被张某某活活打死。”检察机关引导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取证,证明张某某在母亲精神病发后未送医,而是持续多天持木棒殴打,造成其轻微伤。检察机关结合张某某供述及证物证言,与鉴定人沟通,征询法医,确定被告人的虐待行为并非被害人致死原因。终极,检察机关认定被告人的行为构成虐待罪,但不属于虐待“致使被害人死亡”。

(二)听取被害人近亲属意见,开展释法说理。检察机关自动听取死者近亲属张某品的意见,并释明审查认定的事实、证据采信、法律适用等问题,排除其怀疑。宣判后,张某品未提出异议。经回访,张某某刑满开释后,返回家中与其父亲张某品共同居住,未再涌现打骂老人的景象。

(三)推动在案发地公开庭审,开展法治宣传。检察机关与法院、当地政府沟通,在案发地公开审理。数百名大众旁听庭审,检察机关联合案件特色论述了虐待罪的形成、法律适用及本案的警示意义。法院当庭宣判后,干部表示,通过旁听庭审,直观了解了司法机关办案程序,打消了对被害人死因的曲解。

【典型意义】

(一)准确掌握虐待行为与被害人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两高两部”《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规定,因长期或者多次实施虐待行为,逐渐造成被害人身体伤害,错误导致被害人死亡的,属于虐待“致使被害人死亡”。被告人虽然实施了虐待行为,但被害人非因上述虐待行为造成死亡,不能认定为因虐待“致使被害人死亡”。

(二)应用事实、证据释法说理,晋升司法公信。检察机关主动人取被害人近亲属对案件处置的意见,释明检察机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的根据,让其感触到检察办案的客观公平。

(三)深刻落实“谁执法谁普法”责任制。检察机关推动案件到案发地公开庭审,强化以案释法,通过“看得见”“听得到”的普法情势,促进人民学法知法懂法,弘扬尊老美德,遍及反家暴常识,增强公民反家暴意识。

案例四

毛某某故意伤害案

【基本案情】

被不起诉人毛某某,女,1994年12月出身。

被害人王某某,男,1981年10月出生。

二人系夫妻,均系聋哑人。王某某酗酒,常常酒后打骂毛某某。

2019年6月25日中午,王某某得悉毛某某将本人被打的事件告知了友人,说晚上回家要砍断毛某某的脚。于是,毛某某买了一把刀,藏在卧室衣柜内。当晚,王某某回家后在客厅一边饮酒一边打毛某某,并将菜刀放到饭桌上。后因孩子哭闹,毛某某回卧室哄孩子。王某某酒落后入房间,持续打毛某某,说要用菜刀砍断毛某某的脚,并走出房间拿菜刀。毛某某从衣柜拿出刀向王某某身上乱砍,分辨砍在王某某头顶、手臂、腹部等处。王某某夺下刀后,受伤倒地。毛某某到王某某的二姐王某娟家求助,王某娟的丈夫报警。经鉴定,王某某损伤水平为重伤二级,毛某某为稍微伤。

浙江省山河市公安局于2019年6月26日立案侦查,8月6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19年12月2日,浙江省江山市人民检察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对毛某某作出不起诉决定。

【检察机关履职情况】

(一)全面了解案件情况。检察机关派员多次走访,了解到王某某一家6口生活难题,王某某的父母年老患病无劳动才能;王某某案发前在当地务工,被砍伤后不收入;毛某某在家照料两个孩子,低保补贴是家庭重要经济来源。村民反映,王某某经常酒后对毛某某实施家暴,还多次殴打亲友、街坊,认为毛某某的行为是对抗家暴,盼望对其从轻处理。

(二)准断定性,依法妥善处理。检察机关认为,毛某某面对事实、紧急的人身危险取刀回击,属于合法防卫,虽当时筹备刀具,但不影响防卫性质。王某某徒手殴打,实施的是个别暴力行为,虽宣称要拿菜刀砍毛某某,但在尚未使用可能危及生命或可能造成重伤的工具或高强度手段时,毛某某用刀砍王某某,其防卫手段及损害效果与不法侵害明显失衡,属于防卫过当。鉴于本案系家庭矛盾引发,毛某某有自首情节,依法决定对毛某某不起诉。

(三)开展司法救助和跟踪回访。针对王某某一家经济困难情况,检察机关为其申请司法救助,并与村委会沟通,由村委会监督司法救助款的使用,以管教王某某不再实施家暴。作出不起诉决定后,检察机关对二人进举动态跟踪教育,经回访,王某某未再对毛某某实施家暴。

【典型意义】

(一)准确认定因家庭暴力引发的故意伤害犯罪与正当防卫。“两高两部”《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规定,为使自己或者他人的人身权力免受不法侵害,对正在进行的家庭暴力采取禁止行为,吻合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的,应当认定为正当防卫。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施暴人重伤、死亡的,属于防卫过当,应当负刑事责任,但应当减轻或者罢黜处罚。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应当以足以制止并使防卫人免受家庭暴力不法侵害的需要为尺度,根据施暴人正在实施家庭暴力的严峻程度、手段的残忍程度,防卫人所处的环境、面临的危险程度、采取的制止暴力手段、造成施暴人重大损害的程度,以及既往家庭暴力的严峻程度等综合断定。

(二)妥善掌握家庭暴力引发刑事案件的特别性。家暴引发的刑事案件不同于其他案件,有家庭因素牵涉其中,要统筹保护家庭稳固、修复被破坏的家庭关系、尊敬被害人志愿。对犯罪嫌疑人具有防卫性质、自首等法定情节,取得被害人原谅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三)依法履行司法救助职能。对契合司法救助条件的,检察机关要积极开展司法救助,彰显司法人文关心,赞助被救助人解决面临的生活困难、安抚心灵创伤,防止“因案致贫”“因案返贫”,促进家庭、社会协调稳定。

案例五

武某某、陈某某、傅某某故意杀人案

【根本案情】

被告人武某某,女,1971年7月诞生,系被害人之妻。

被告人陈某某,男,1996年5月出生,系被害人女婿。

被告人傅某某,女,案发时17周岁,系被害人之女。

被害人傅某明,男,殁年54岁。

武某某与傅某明系夫妻,二人生育一女(案发时6周岁)。傅某明与前妻养育一女傅某某。傅某某与陈某某生养一女(案发时3个月)。上述6人共同生活。

傅某明酗酒后时常打骂家人。2010年,傅某明和武某某结婚,婚后仍常常酗酒、打骂武某某,社区民警、村干部曾多次前往劝解。

2018年7月5日21时许,傅某明在家中酗酒,与武某某、傅某某发生争吵,并欲打傅某某,被陈某某挡下。傅某明到厨房拿起菜刀欲砍傅某某,陈某某在阻挡进程中被傅某明划伤手臂。傅某某、陈某某、武某某协力将傅某明按倒将刀夺下。武某某捡起半截扁担击打傅某明头部,致傅某明昏倒。傅某明苏醒后往屋外逃跑,并大声呼救。武某某担忧日后被继承施暴,遂提议将傅某明捉住打死。傅某某与陈某某一起追出,将傅某明按倒,武某某从家里拿出尼龙绳套在傅某明脖子上,勒颈后松开,见傅某明未断气,请求陈某某、傅某某帮忙拉绳直至傅某明断气。武某某让傅某某报警,三人在家等候,到案后如实供述罪恶。经鉴定,傅某明系别人勒颈窒息死亡。

2018年7月6日,四川省泸县公安局以武某某、陈某某、傅某某涉嫌故意杀人罪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18年11月22日,四川省泸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三被告人提起公诉。

2019年4月1日,四川省泸县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武某某有期徒刑五年,判处陈某某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判处傅某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一审宣判后,三被告人均未上诉。

【检察机关履职情况】

(一)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依法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傅某某作案时系未成年人,具有自首、从犯情节,且处于哺乳期,家中有3个月的女儿和6岁的妹妹需照顾,检察机关介入侦查后建议公安机关对其采取非羁押性强制措施。审查起诉阶段,武某某担心家中孩子无人照料意图包揽全体罪恶,检察机关释法说理,使武某某放下思惟累赘,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同时,接洽法律支援机构为三被告人指定辩解人,保障辩护权。检察机关认为,本案是典型的家暴被害人因不堪忍受家暴杀死施暴者的刑事案件,傅某明有重大过错,结合三被告人的自首、从犯、未成年等量刑情节,听取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意见后,对武某某提出有期徒刑五年至八年的量刑建议,对陈某某提出有期徒刑三年至五年的量刑建议,对傅某某提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的量刑提议。

(二)协同各方力量,妥善解决被告人服刑期间家庭问题。检察机关利用专业力量对未成年被告人傅某某及妹妹进行心理辅导,修复突发暴力事件造成的心理创伤。同时,发放司法救助金,联系镇村将其列为最低生活保障对象,并联系一位意愿者,为他们提供长期物资帮助,联系教育部门解决幼儿异地就学识题。

(三)应用公开庭审,开展反家暴普法宣传。检察机关与县妇联共同开展“以案说法,维护妇女权益”普法,在法院配合下,邀请县妇联、镇村妇联维权干部旁听武某某、陈某某案庭审。同时,检察机关与妇联会签文件,加强合作配合,共同推动妇女维权工作的开展。

【典型意义】

(一)依法妥善办理家庭暴力引发的刑事案件。“两高两部”《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规定,对长期遭受家庭暴力后,在激愤、胆怯状况下为避免再次遭受家庭暴力,或者为解脱家庭暴力而故意杀戮、伤害施暴人,被告人的行为存在防守因素,施暴人在案件起因上具备显明错误或者直接义务的,能够酌情从宽处分。

(二)重视研讨解决案件衍生的社会问题。因家暴引发的刑事案件中,家庭成员或致伤、致逝世,或入狱服刑,家中多呈现须要被抚育、供养的人失去生活起源或无人照顾。检察机关踊跃与村(居)委会、民政、教育等部分对接,通过司法救助、社会帮扶、心理劝导等,妥当解决涉案家庭生涯保障、监护保障、教导保障问题。

(三)通过以案释法,加强全民法治观点。检察机关注重在办案中普法,组织旁听庭审,将合乎公开前提的庭审作为法治宣传公开课,教育国民尊法、学法、遵法、用法,充散发挥“办理一个案件、警示教育一片”的作用。

案例六

杨某某故意伤害案

【基本案情】

被不起诉人杨某某,女,1973年3月出生。

被害人朱某某,男,1970年6月出生。

二人1995年结婚后,因朱某某赌博及养活白叟等问题时常吵架,朱某某多次殴打杨某某。杨某某也多次提出离婚,并于2020年7月向法院起诉离婚,后经调停撤诉。

2019年1月8日23时许,杨某某猜忌朱某某给其余女性发暗昧短信,二人在家中再次发生争执,杨某某用菜刀将朱某某左手手指砍伤,经鉴定为轻伤二级。

2020年8月14日,朱某某报案,公安机关对杨某某故意伤害案立案侦查,9月30日将杨某某逮捕。

2020年10月19日,云南省会泽县公安局将杨某某故意伤害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云南省会泽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后,于2020年11月18日,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对杨某某作出不起诉决定。

【检察机关履职情况】

(一)查清事实,开展羁押必要性审查。在审查逮捕阶段,因杨某某不认罪,检察机关作出同意拘捕决定。审查起诉阶段,通过检察机关释法说理,杨某某强迫认罪认罚。检察机关进行羁押必要性审查,认为对杨某某无继续羁押的必要,依法变革强迫办法为取保候审。

(二)组织公然听证,听取各方意见。检察机关以为,本案系家庭抵触激化引发,杨某某被迫认罪认罚,获得被害人体谅,斟酌到家暴因素关涉其中,且二人婚姻关系缓和,为依法妥善处理本案,遂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视员,在朱某某、杨某某和二人的女儿在场下对拟不起诉公开听证,听取各方意见。双方均表示接收处理意见并妥善处理婚姻问题。

(三)进行回访,加强反家暴延长工作。检察机关依据办案中反应出的朱某某家暴行为,对朱某某进行训诫,朱某某表现乐意积极改良家庭关联。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议后,通过回访提醒杨某某,如再次遭遇家暴,要留存、收集证据并及时报案。

【典型意义】

(一)对因遭受家暴而实施的伤害犯罪要保持依法少捕慎诉理念。在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与其长期遭受家暴的事实密不可分的情况下,检察机关不能简略批捕、起诉,要全面过细审查证据,查清案件事实、起因,充足考虑其长期遭受家暴的因素。

(二)留神听取当事人意见。“两高两部”《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规定,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既要严厉依法进行,也要听取当事人双方的意见,尊重被害人的意愿。在采用刑事强制措施、提起公诉时,更应充分听取被害人意见,依法作出处理。

(三)注重犯罪防备工作。对家庭暴力的施暴者可以运用训诫等措施,责令施暴人保障不再实施家庭暴力。对家暴的受害者可以加强举证引导,告诉其必要时可以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的规定向法院申请人身保险保护令。

学易网校是在线学习远程教育平台,打造优质考试辅导服务,已开设财会,工程,医学,公务员,考研,外语,外贸,中小学等数百门在线课程。